人文雜誌

【人文觀點】聽啊!那來自太平洋的歌聲!

2018-01-30
聽啊!那來自太平洋的歌聲!

劉智濬

(查勞‧巴西瓦里同名專輯封面)
 
  3年前,阿美族歌手查勞•巴西瓦里著手創作《玻里尼西亞》專輯時,為了寫出道地的母語歌曲,特地重返年輕時待過的建築工地。

  他想寫花東地區阿美族人從小北遷,到台北尋找工作的歷程,而他們的第一份工作,往往就是建築工人。查勞42年次的大姐夫,小學念了3年還沒畢業,就到台北當學徒,圓山飯店、國父紀念館的建築工程,他都曾參與其中。那時尚未機械化,一切全靠手工,童工得幫忙磨鋸子、幫老師傅揹工具。沒有地方住就住小學,洗手台還有水可以洗澡;沒有棉被就把紅毛土(水泥)袋子的襯裡抽掉,底下繩線解開,塞很多報紙做成一個睡袋。大姐夫就這樣度過他的青少年時期,後來繼續包工程,到中年、一直到老年。現在,從事板模工作的年輕人越來越少,阿美族工人也面臨老年化,變成夫妻制,一對夫妻包個一、兩戶,因為年輕人都不做了。
 
(我與查勞(中)、王宏恩(右)在餐廳聊著音樂夢。)

  查勞16歲那年來到台北都會區,曾在板模工地短暫討生活,不久後便轉往音響業。那時候,工地還可以蓋工寮,族人聚在一起,吃飯、喝酒、唱歌,跟部落生活一樣,是移居都市後部落生活文化的縮影。查勞回憶起當年住在工地的日子,因為族人都在,所以覺得快樂、有親切感,還可以聽到母語!3年前他為籌備專輯重回工地,因為只有在這裡,才可以聽到不常用的語詞,尤其年長族人講的母語都還很流利。可是,板模工作非常累,這三年,他參與蓋了三棟大樓,把族人的工地生活寫成歌,專輯《玻里尼西亞》其中一首,就叫〈板模工人〉;還有一首〈姐夫啊〉,寫的就是大姐夫的故事;另外一首〈什麼都沒有〉,就是突然停工了,建商跑了,沒有錢了,什麼都沒有了,甚至連太太也跑了。

  在查勞平常的工作環境,最常使用的三種語言,分別是中文、河洛語跟英文,就是沒有自己的語言,少了熟悉的對話,只有當到了建築工地,才有辦法跟板模工人們很隨心、很順心的一直講母語。不過,剛開始,母語很破、不流利,只好到處問,有時候還會被長輩罵「連這個都不會講,你還算是阿美族嗎?」他只得更認真的學,一句句做筆記,用手機錄起來,回家再練習寫出來,運用到自己的專輯裡。

 
(玻里尼西亞專輯封面)

  查勞說:「我還要走到更遠的地方,離台灣越遠越好!」只有這樣,才能看得更清楚,看見自己的土地、自己的國家、自己的部落、自己的族人。我要去尋找跟我們一樣的南島語族,將一樣的語言,結合在一起,帶回台灣!我要告訴我的孩子們,我們並不孤獨,我們的親人在世界各地!

  當年,發行第一張同名專輯前,正煩惱著要取甚麼藝名時,查勞就想到,阿美族住在東部,「東」在族語裡叫做Wali,向東行,就是pasiwali,有一首很美的海岸民謠也叫pasiwali。向東行,越過太平洋,在那裡有一個更廣闊的世界跟我們緊密相連。